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研究
《府城春秋》之府城古城池探源
来源府城春秋  作者:黄培平  时间:2012-05-14 09:54:02
 

       海南省各市县区治所,唯一称为府城的,只有原琼山市府城镇,顾名思义,追溯历史,它就是古琼州府治所在地。自宋开宝五年(972年),琼州州治迁入府城起,至民国时期的大部分时间,它都是海南岛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府城作为古代城池,建设一座什么样的城池,建在什么地方,它的取形、规则、城之大小、城墙结构、城门设置、城内布局、城外状态、都城面貌等,都沿袭了我国古代城池的基本模式。时代的变迁,建设性的破坏,千年古城今已面目全非。为了追思历史,我们通过一些遗址残迹,对府城古城池做一些简单的探源。


       城池选址——我国古代各朝凡要建城就要选址,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必须靠水,城内或城外也一定要有水。据明《正德琼台志》载,府城汉代原属珠崖郡玳瑁县地,唐代是崖州舍城县地,宋代属琼州琼山县地。宋开宝五年以前府城是什么状况,史书没有具体记载,为什么州治要从旧州迁址府城,原因是多方面的。据有关史料记载,宋代大陆不少移民迁入海南落户,人口增加,正如丘濬所说:“魏晋以后,中原多故,衣冠之族,或官或商,或迁或戍,纷纷南来,聚庐托处”,府城地利是他们落籍的首选之一。当时海南盛产各种热带作物和香料,贸易较为发达,海口浦、白沙津已成为商船泊靠的主要港口,但海口地势低洼,时有水患,选择府城长居是理想之地,估计在建城之前,此地已有较旺的“人气”和一定的规模。更重要的是天下地理皆有形胜。府城治所“土壤平衍,山无险峻,清流拱其前,洋海绕其后,马鞍居于右,七星拥于左,文笔三峰耸翠秀拔,诚海邦之一名区,而州县之望也”。按照堪舆家所言,海南地脉来自越南,越南与海南相距不过百余里,海中巨石崭岩拱入海南,相至于五指耸拔如小昆仑,又蜿蜒至琼山而盘结秀甲一郡,成为天下间一佳风水地。治所之地北高南低,视野开阔,北是弓形高地,有三峰抱珥山、龙文山、三台峰组成交椅状;南有美舍河(古称学前水)、河口河,和由溪水潴留成的南湖,再往东就是南渡大江。北端是舒展的一片原野,一直延伸到琼州海峡,东北部凸起的地脉似一条青龙,经今五公祠、龙歧坡蜿蜒北去。择其此地建城,既靠近河流,也能防洪防涝,既靠近大海方便北上,也能防备海盗入侵,既有城市发展的空间,也有向四周拓展的余地,因而成为较理想的治所之地。至于民间所传的“居于龟勺”说、“居河右为吉”说、“强气场”说,都是从“风水学”的角度来推断的。从千年来的实践证明,选择此地建城是符合科学的“地理学”规律,以此为轴心兴建成的城池,逐渐形成了自宋至清期间琼州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的中心,成为人们共认的“琼台福地”。


       城墙——我国古城绝大部分的城池平面都做方形城池,并根据王城制度来建造,但也并非硬性规定,而则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再予以创造性的发展。琼州府城就呈长方形,构成城池的主体是城墙。全国所有的城池,凡是城墙,基本上都是土城,即用人工抬土夯实而成,明代以前都是这样。从明代起,由于国力增强,经济发展,特别是沿海的海防城的城墙,改用石块、石条、砖块砌成,琼州府城也是这样。纵观府城的城墙,在元代以前周长不超过3里。从明洪武二年(1369年)起,至清咸丰五年(1855年)止,历代朝廷共进行了20多次的扩建、增建、维修、加固。明洪武十年(1378年)的城墙周长1253丈、高2.7丈、厚2.8丈,雉堞共1843个,库铺57间、开东、西、南三座城门,北边建城墙楼。城池(濠堑)周长1287丈、深3.2丈、宽4.8丈。洪武十七年(1384年)在西门外增筑子城380丈,大约范围在今新城路转朱云路至高登西街之间。崇祯十四年(1641年)在东门外建月城,周围宽8丈、高1.4丈。而今,西门外的子城和东门外的月城已荡然无存,但忠介路西端处民间仍有“西门仔”的称谓。大城墙经历若干年的改造,绝大部分已夷为平地,现在从大体轮廓可以见到一些踪迹。东城门(曾称朝阳门、永泰门、体仁门)楼基尚存,城墙从东城门北侧至原市气象局观测站还保留,居高临下是美舍河,美舍河工程改造时已将斜护坡浆砌石砖,城墙上建有民房,称为东门三横里;东城门南侧至原市税务局宿舍、物资总公司一带已被现代建筑物所取代。南城墙从原市物资总公司向西延伸到培龙农贸市场,即今高登西街北侧,南城门(曾称靖南门、定海门)位于鼓楼街南端污水沟旁,已完全消失;城墙痕迹有三段比较明显,一段是物资总公司的宿舍地基,一段是琼台师范学校南端教学楼地基,一段是今城墙路,路面的两房是20世纪80年代所建的民房。西城墙从培龙农贸市场南口至绣衣坊北门一线上,大西门(曾称顺化门、归义门)位于宗伯里、忠介路、草芽巷交叉口处,与城墙成豁口形。在西门口南侧城墙从草芽巷至府光商场一段今仍保留着较为完整的石砌墙体,约110米,是古城墙的典型见证,属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门口北侧城墙位于宗伯里与绣衣坊之间,遗址已完全被民居覆盖。北城墙从绣衣坊经籐竹厂、琼山影剧院、海南琼山监狱至市气象局观测台一带,墙体在20世纪30年代前后已逐渐铲平。因北边是开阔地带,从军事防御角度考虑而不开北城门,仅在城墙上筑一座望海楼。官员居民出城往海口,由大西门转绣衣坊经北胜街而去,故今绣衣坊仍称“北门”。南城墙外筑长堤引溪为壕(美舍河水),经西城墙和北城墙外沿,自东城下达抱仑村(今巴伦村),形成四周护城河。护城河水的作用是生活、生产、防护、交通、降温、卫生之用,后来随着人口的增加,护城作用不太明显,渐渐填平另作他用,如今培龙农贸市场(清代称培龙市),原是西城门外的城壕隙地,清道光十八年(1838年)填土培筑建铺形成市场。20世纪80年代期间高登西街未建成之前,当地还有不少低洼的池塘,都是城壕的残留地,后来逐渐填平建成道路和民居。


       城内道路——任何一座城池内的道路规划原则应是四通八达,道路宽窄适中,人们出进城池方便,物资运送、行车顺畅,又必须有利于军事防卫。由于方形或长方形的布局,道路的规划也纵横交叉成方格。琼州府城池是长方形,只有三个城门,因此它没有方形城池那样通有的十字街,它的中心街是东西走向的府前大街,即今文庄路,是城池的主干道,全城的枢纽,代表着全城的气魄,东端的节点连接东门街通向东城门。出入大西门、与府前大街在同一轴线上的是镇台前街,即今忠介路,但它与府前大街不直通,形成丁字路口,交口此段早时称丁字街(今称中山北路),做丁字路口主要是从军事防御上着眼,如敌人进入城中,兵力、车辆都不能直通,容易截击敌军。通向南门的鼓楼街(早称南门街),虽然也是一条主街,但它也没有直通府署,与府前大街形成拐角路口,街中间又建有一座谯楼(报警报更之用),也从军事防卫考虑,一旦敌军攻破南门,谯楼立即封门防卫。除了府前大街和镇台前街是东西向开辟外,其余一般路巷都是南北走向排列,与主干道相通。随着人口的增多和城市的扩大,逐渐形成了“七井八巷十三街”纵横交错的交通网络,比较整齐、集中,不分散。主干路街道比较宽,官署、商铺建于两旁,车子往来,人员行走,十分宽敞。但是小巷基本上是住宅,街坊邻里谈话、休息、聊天,十分安逸舒适,达到古人之言“居之安”的目的。街巷的路面形成初期都是土路,坑洼不平,后来逐渐使用雕琢整齐的长方形石块横直铺设,中间一行横铺,两边交错直排,石间少留空隙,路面中间凸起,两侧倾斜。年久日深,在通往城外的道路上,遗留着独轮手推车覆辙的痕迹,深约3厘米。可惜这些取之本地的石块都已被现代的水泥或沥清路面所取代,仅在达士巷留下一段石板路,让人们回味历史的古韵。而今,在古城池的范围内,除了文庄路、中山北路1984年拓宽外,其余街巷路面宽度基本不变,仍然保持着古代街道的基本格局。

 


       公共建筑——城池内的公共建筑主要是衙署,选址选在城内中心或略偏的位置,地点适中,坐北向南,阳光明亮,署前道路宽广。琼州府城有府衙与县衙,府衙的位置处于中间,即今原县政府大院,背靠北城墙,南临大街,东为府学宫(今琼山中学地址),西依关帝庙,也就是在抱珥山和文龙山(原县供电公司处)之间,就时人所称谓的“琼台”,是海南宋代后主要官衙的遗址。琼山县旧县衙则在府衙西南,即今区青少年宫内。衙署的前端是“太爷”上任的场所,衙署的后半部即是“太爷”的私人住宅,采取古制“前堂后寝”的方式,大堂面阔大,进深长,气势宏伟。衙门是城池里最大的建筑群。


       城池里的景观建筑。一般在中心部位都要设一座标志性楼阁,如钟楼、鼓楼、更楼、牌坊等。府城的府前大街之南就有今存的鼓楼,是突出的建筑物,钟楼建在鼓楼左,遗址在区供销联社院内。牌坊是一项很重要的陪衬景观,增加城市的文化品位,它建在城池里比较重要的位置,用以标示或旌表,它是古代建筑群中的“小品”,特有的小型建设,如尚书直街上的“学士尚书坊”,鼓楼街上的“觧元坊”,府前大街上的“琼台福地坊”、“琼南秀气坊”、“南溟奇甸坊”、“古珠崖郡坊”、“少师少傅坊”、“圣旨坊”等(均已绝迹),据不完全统计,府城就先后建有110多座各类牌坊。还有府学宫、县学宫、大姓氏的大宗祠等,都集中在衙署周围。


       城池里的庙宇。庙宇是城池公共建筑中的重要部分之一。庙宇直接关联着人们的精神生活,是封建社会人们精神生活的主要支柱。封建官僚、太爷上任之后除了首先建设衙署、察院之外,还首先必建的五大建筑即是文庙(孔子庙)、武庙(关帝庙)、城隍庙、马神庙、火神庙。这是城池里最尊贵、最崇奉的对象,是王朝规定按礼制的标准建设的。琼州府城也少不了这些庙宇,如府衙东侧的文庙(在区供销联社内,2009年底已拆除待重修),府衙西侧关帝巷内的武庙(2000年重建),区文化宫内的城隍庙(1995年重建在文化宫南围墙后,府城隍和县城隍合祀),达士巷里的马王庙(庙里也奉祀火神),位于城南文昌宫左侧的火神庙。还有60多间见于志乘的奉祀释教、道教、儒教的庙、坛、殿、宫、祠、寺、庵、堂等散布在大街小巷内。在海南的古城中,有这么多的庙宇存在首推府城。如今还重修保留有30多座,成为府城的一大特色。这些城内公共建筑,都是官府必不可少的建筑之一。


       城池里的书院。办建书院的目的性是尊重孔孟,重视经学,补充教育,提倡文化,这是自古以来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承的一种组织形式。书院一种是政府部门创办,一种是地方士绅集体出资创办。如府学在府治东,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始建(旧址在今琼山中学内);县学在府学南鼓楼之东,宋代建于海口浦,明洪武年间迁府城;东坡书院在郡城北,宋建;同文书院在府治西,明建;奇甸书院在郡城西北,明建;崇文书院在府治东,明建;粟泉书院在宋东坡书院旧址,明建;琼台书院在郡城西丁字街,清建,今保存完好;雁峰书院在城内东南隅,清建,是琼山中学的前身;珠崖义学在郡城西南隅,今万寿亭街旁,清建,遗址、匾额尚存。这些书院、社学、义学是发展儒学、藏书、讲学、读书、讲座之所。后来这些建筑逐渐被拆除或改建他用。


       军事防御方式——我国古代建筑的城池,主要目的是为了防御敌人的进攻和掠夺。琼州府城也是这样,最主要的是城防建筑,城墙是主体城,城墙高大宽厚,地基用石块做基础(1958年大炼钢铁高潮时,琼台师范学校师生还挖用城墙基石筑高炉)。开设三座城门,东门外有月城(大城外用以障蔽城门的半圆形小城,即甕城),西门外有子城(附属于大城的小城),用它把守城门、保护城门,加强城门的防御性,是固守城关的主要部位。北门不开,只设城墙楼,东、南、西、北四角各建一座角楼,以便巡查放哨,都是为了防御需要。四周开挖护城河,城门与护城河之间架设城门桥,城门桥多为活动式,当敌人入侵时能起吊阻断入城之路。即使入侵后,城内道路也存在不少拐角转弯的节点,拖延时间,以利于援军迅速到达,这就是“城门不相对,道路不直通”的有利于军事防御的城池设计原则。


       每一座城池的建立,城内或者城外,都要有驻军,成为军事中心。如宋代的琼管安抚司,元代的黎兵万户府,明代的海南卫、琼崖参将府,清代的琼州镇等军事机构,都设在城池内。明代海南地理位置特殊,国防战略地位重要,行政区划虽只是一府,但特设一卫“海南卫”,全称为海南卫指挥使司,治所在琼州府治东,并筑有海南卫城。海南卫先后统领左、右、中、前、后5个千户所和清澜等7个守御千户所,其中左、右、中、前千户所设置在卫治前左右两边。有驻军就要进行军事操练,就要设置教场及演武场,卫总部及各所均设有,其中卫教场在府治城北2里,民教场在郡城西南,演武厅一处在郡城北5里。清代顺治年间在城北与城南分别设置左营军装库、火药局和右营军装库、火药局。这些军事设施的建设,都为保护城池发挥应有的作用。


       此外,城池内的民居建筑,水井的设置,商肆与集市,园林绿化,水道交通等,都和城池建设有密切关系,限于史料缺乏和水平肤浅,不再陈述。总之,琼州千年“心脏”之地府城,透过遗址可以折射出旧日的繁华,行走在小巷街道还能闻到丝丝古香。尽管千年历史积淀的古城已经无法保留原有的模样和精华,但是古代城池建设的特色、经验与手段,仍然有历史的价值和实用的意义,我门在保护旧城、改建旧城的过程中,应保留优秀的文化遗产,吸取传统的建设风格,应用于今天新的城市建设规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