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研究
陵水子龙支是黄篪公后代
来源  作者:黄培平 黄攀勤  时间:2020-04-14 13:08:08
 
    2018年10月,海南省黄氏宗亲联谊会、海南省黄氏大宗谱编委会和陵水县黄氏宗亲联谊会共同编纂的《海南省黄氏大宗谱谦寿宏淑振文廷琼诸公族谱》和《陵水县失源支族谱》(合为一部)发行。其中南平农场响水村子龙公支以及后来该公支后人有一部份迁移到提蒙乡曾山村、甘塘村、彭谷园村,本号镇祖设村、祖孝村、坡僚村和琼中县中平乡长沙村、新村等等,自认定是汉代迁琼始祖黄篪公的后裔,他们是如何进入陵水、繁衍生息、迁移发展等状况,根据族谱史料和采访信息,作如下分析和考证。
    一、迁陵肇基由来
    在陵水县南平农场场部周围的响水、溪浪、南顶三个村庄,至今仍居住有80余户、400人左右的黄姓,是同源一脉血亲关系的三兄弟。在此出生并居住近70年的黄攀勤介绍,相传明末清初,祖居海口琼山区东山镇的子龙公,偕妻带子南下陵水,在今南平农场南江队境内的竹利河(也称石头河)西岸一片湿地安家谋生。因石头河水流动发出响声取名响水峒(今响水村),响水峒黄氏由此得名(子龙公第6代孙关天生前口述)。
    三兄弟原生活在一起,后因人口不断增多,子龙公大儿子黄来留在原地继续田耕为业。他们凭借充足的财力物力,开垦荒山荒泽造田,由石头河一带向北拓展至陵河南岸与今南平农场场部隔岸相望,土地面积近千亩(子龙公第7代孙亚皇、亚存口述)。
    为了缓解人口过多,制约当地生产生活,二儿子黄亮趟过陵河水,到北岸今南平农场场部附近的一块河溪交叉的三角平地安家,垦辟附近沼泽地造田种植水稻,称为溪浪峒,今称溪浪村(黄亮公第6代孙学富口述)。
    三儿子黄隆向西去数里地方,选择一块四面环山的小山坳扎根,耕作山兰田,他们将山溪水拦腰堵截,然后在溪边挖沟渠引水灌田,当地黎族人把溪边沟渠叫做 “南顶”(“南”赛方言为“水”,“顶”是溪边沟),南顶峒(今南顶村)由此得名。三兄弟三家人虽各居一方,但都经常往来。尤其是有兄弟病故,村中的长者都得到场来叩念已故去的先辈的名字,让先贤们都记住自己的这位刚逝世的亲人(黄隆公第7代孙林兴口述)。
    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产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子龙公落籍的地方是海南黎族五个支系之一的“赛黎”。当地人把子龙公称为“媚”(赛语“汉人”),子龙公居住的响水村称“番媚”(汉人村),子龙公当年做粮囤的地方,至今仍称为“岸媚倡”(汉人囤粮地)。子龙公辞世后安葬于竹利河西岸一座丘陵地,当地赛黎称为“张媚”(汉人坟)(子龙公第6代孙响水峒老人关天口述)。
    子龙公的后人与当地赛黎在漫长的岁月里,头顶一片天,脚踏一方土,守望相助,开始由形式到内容接受了赛黎文化。从明末到清初的几十年沧桑变化,婚姻生育、风俗习惯、语言称谓、生产方式等形成的黎汉文化从此水乳交融地结合。大子黄来生三子亚严、佚名、亚恐,次子黄亮生三子亚叱、亚佳、亚吾,三子黄隆生三子亚环、亚沾、亚乙。子龙公还生有一女,出嫁生一子亚灵,后夫妻双亡,亚灵由黄家收养。若干年后,3个村庄形成了四支十小系、上千人的大家族,扩展至陵水、琼中及万宁三更罗等地区。
    二、祖籍海口东山
    在此支族谱的前言中记载:“本支自认定为迁琼始祖黄篪的后裔,其世系顺序是:黄篪-黄京-黄浩-南昌-黄回-琼玖-黄钦-黄童-安寿-真味-贤茂-秉旋-观喜-黄侃-子龙-黄来(十六世)”。
    子龙公是否黄篪祖的后裔?查《海南省黄氏大宗谱篪祖族谱谱首》“琼玖公支六至十九世实录”(155-165页),与上述世系顺序基本相同,不同之处是上面世系漏记一代,是修谱时疏忽造成,即第10世真味生道义,11世道义生贤茂,12世贤茂,接着是13世秉旋、14世观喜、15世黄侃,16世子龙,是贤茂的玄孙,黄来改为17世。该实录具体记载:第7世黄钦,分居射钗图多侃村;12世贤茂,道义次子,监生,生于明嘉靖时,曾用大纸一张记载入籍多侃,长次三四支系图,昭穆分明,为后代修谱赖以考证,厥功伟矣。妻某氏,生三男秉志、秉旋、秉机,以上三公潭里支。贤茂公是开基东山潭里村始祖。16世子龙,侃公长子,妻某氏,失系无考。子鳌,侃公次子,妻某氏,生二男:世亨、世豪。17世后,子龙、子鳌之子孙的实录均失记,“失系无考”印证了此支后裔已离开潭里村,子龙就是南下陵水进入黎地另立新基。以篪祖族谱和陵水族谱对照,世系清楚,衔接一致,可以认定发迹于今南平农场响水、溪浪、南顶村的子龙公支,是黄篪祖长支回公次房琼玖支第16世孙支,祖籍地在今海口市东山镇潭里村而实至名归。
    三、家谱口传形成
    子龙公支进入陵水后,已经与黎族同化,没有编修本支家谱,也因无法回祖籍地寻亲续谱,因此中断了10多代。直到2004年,潭里村的黄丹燕在黄在军的协助下,来到琼中县寻根溯源,寻找失系的子龙公支系。由居琼中的黄永华、黄永礼、黄永坤及居住陵水县南平农场响水村的黄攀勤等热心族事的宗亲共同努力,团结联络兄弟,深入到所知道与本支系有关联的村庄,近的在南平农场周边,远的到琼中等地,走访每个家庭,通过口碑回忆,详细记录,认真梳理,逐渐形成支系比较顺畅、昭穆比较清楚的谱书。在没有文字记录的情况下,为什么能够完成谱系,攀勤宗亲说:甚感欣慰的是这支族人入居当地黎族后,秉承了民族固有的传统,每当传统节日,如春节、三月三节、中元节,都举行祭祀活动,尤其是宗亲去世之时举行的出殡前的祭祀仪式,每家每户都要将列祖列宗的名字按顺序在祭坛前一一叩念,于是便有了历代祖先的名字一代接一代口传下来,年年如此,不可遗忘,否则就是对祖宗不孝。但黎族方言与汉族语言有较大差异,通过对话音译成汉字就产生一些不雅或生僻的文字,这是修谱时所遇到的难点。还有生卒年月、配偶姓氏等基本忘记,有些小支上源失记,仅以“某公”替代(如黄来次子的名字只好用“佚名”替代),衔接不上,所以族谱中便出现一些缺陷。
    由于年代较久,记忆不同,也产生互相矛盾的地方,如子龙长子黄来第6世洞清支,响水村和曾山村各有不同的记载。响水村谱记:黄来-亚恐-亚喘-顶太-洞清(次子)-道存、道养-德功、德福等-在洪、在基等。曾山村谱记:黄来-亚恐-亚喘-顶太-洞清(长子)-德仁、德龙等-建文、石江、天文等-黄洪、黄基等-在永、在芳等。因为顶太生二子亚袍、洞清,长子亚袍未婚而亡,无后。曾山村族人不再将亚袍入谱,单记洞清是长子(亚喘公第3世庆春生前口述)。洞清的父亲顶太原居响水村,到洞清时避祸乱才举家迁移至今提蒙乡曾山村。此时期还有今万宁三更罗的道经支、本号坡僚村的亚暴支等同期外迁(亚恐第4世孙庆春口述)。
    四、派序雷同多样
    子龙公迁陵后融入当地黎族,从第3代起昭穆派序开始变化,不是相同就是多样,第3、4、5代都是“亚”字派,是因为后人无法清楚前人的字派而采用的“亚”字,同汉区的“妚”字一样,是代用而已。因为没有文字记录,而靠口头叩念,注重的是名字最后一个名字,忽略了他的派字。如“永华”,后人叩念时只念“华”,后来修谱时便只好用“亚”字来完整其名—“亚华”。
    子龙公族人分居各地,由于少联络,加上无正常的昭穆派序修订,各支系只好融入属地派字取名,因而出现了派字的五花八门。如第7代65个男丁的派字有:启、亚、昌、和、洞、庆、道、忠、学、光、关、周、召、太、定、石、明、天、进、德等28个字。第8代285个男丁中,有永、德、攀、潘、石、启、亚、清、仕、明、大、进、光、业、玉、天、庆、道、文、家、国等31个派字。在两代人中有11个字相同。如在同一代人中,溪浪村的取名为进、仕等;南顶村的取名则有振、家、兴等 ;而响水村的取名就有启、道、德、在、仁、先等。在一支同源一脈的派序中,就攀勤辈来论就出现了永、德、潘、攀、仕、振、宜达七种之多。后又增添了什万章、抄方、太平、罗眉、龙牙等众村黄族人,同辈派字让人无法分辨伯仲。这是历史原因、地缘原因造成不可逆转的事实。由于派序的无组织状态,产生了昭穆不清、叔侄同代派字相同的称谓矛盾。
    对比琼玖支早期的派序,也存在类似情况,如16代40人,有元、复、汉、子、世、琼、汝、孙、见、四、子、廷、应、名、大等15个派字。17代48人,有克、必、定、恩、登、南、月、启、藏、法、君、传、有、宗、建、子、极、学18个派字。由此可见琼玖公支的派序也没有统一划定。如果要以此派序寻根,没有原族谱所记实录,子龙公支可能较难找到源头。
    从黄篪祖一世入琼算起,子龙公是16世,在陵水、琼中发展至今已到15至16代,延接为篪公的29至30世。即子龙第5世孙是篪公20世孙,以下类推。以一代25年左右推算,至今约380年,子龙公明末清初迁陵是可信的。
    五、迁移他地传延
    子龙公生三男黄来、黄亮、黄隆及后来入籍的黄家外甥黄亚灵,逐渐形成三大房系的大家庭。后来人口增多,土地有限,一部份逐渐外迁,其原因之一是外力涉入引发兄弟内讧,而寻求新的生机,据黄来公次子(佚名)的第5代孙黄德雄口述:日本侵琼初期,响水村黄氏兄弟因倚外力为争土地而引发人命案,众黄氏族人立即举家逃离响水村。村里留下的是与命案无关的一部份人。这是响水峒第一次大迁移。
    第5代移居的有:亚陈、亚岗支迁往琼中中平乡什密峒,亚清、亚佛、亚此、亚味支迁往陵水本号镇祖设村,均是长房黄来支。
    第二次大迁移是发生在日本侵琼后期,其原因是黄来公三子亚恐的第3代孙与王姓娘舅引发纠纷而招来王姓人报复,被迫举家外逃。据亚恐第4代孙黄庆春回忆:此时期有第6代道经支迁往万宁三更罗乡;亚保支迁往琼中吊罗山乡(原中平乡)大从村;洞清支迁往陵水提蒙乡曾山村;亚暴支迁往陵水本号镇坡僚村,以上均是长房黄来支。亚尖支开富等四兄弟迁往吊罗山乡新村峒,属次房黄亮支。
    第7代移居的有:亚弟支迁往陵水提蒙乡彭谷园村,亚洞支迁往提蒙乡甘塘村。林英支迁往本号镇吊罗山脚下的祖孝村,石栾支迁往今南平农场西北吊罗山白水岭脚下的什南新村。以上均是长房黄来支。
    第8代永英、永富等是亚陈公支迁往什密峒时,留在原处继续守业的亚保长子启仁的两个儿子,均是黄来支。
    子龙公迁陵后在相当长的岁月里,由于黎汉兄弟融为一体,和睦相处,为子龙公的后人创造了从事经商交易的有利条件。于是,子龙公的后人开始有剩余劳动力从农业生产劳动中分化出来,从事商贩活动。活动范围远徙保亭、琼中及今五指山等区域的杞黎人村寨或苗村。
    移居至琼中上安乡什万章村的亚西支东山、东富等6人是繁衍较旺的一支,是杞方言黎族黄氏。据亚西第3代孙黄启深陈述:这支黄氏族人原居保亭县境内的石岗河或什玲河一带的杞黎,因与下游村庄异姓村民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纠纷,而举家迁往今琼中县上安乡什万章村,与当时迁移去的黄来支族人同处一地而日久生情结为兄弟。但属于哪一房系已无法考证。 
    还有亚英支17人迁往琼中上安乡抄方村,龙忠、龙总支迁往上安乡罗眉村,德仁支迁往上安乡牙龙村,奉通、奉发、奉童、奉宏、奉吉等14人迁往吊罗山乡太平村,这也是一支杞方言黎族的黄氏宗亲。据抄方峒黄大积的二儿子黄文明(84岁)口述介绍,他们大约是父辈时,原居琼中县境内的大边河一带的南毛,后迁移而来。也是一支失系的黄氏族人,如今已无法考证。
    琼中县这些黄氏,追根溯源都是黄篪公的后代,也说明不但琼中北部的湾岭、乌石、黎母山镇有从原琼山县迁去的篪公后裔外,南部的吊罗山、上安、中平等乡镇也是篪公苗裔枝繁叶茂的地区。
    六、几点启示
    (一)追根溯源、认祖归宗是编修族谱的根本目的。水有源,树有根,人有本。编修族谱的作用是防止因年代久远或迁徙而发生的血缘混乱,导致家族瓦解;是解决族内纠纷、惩治违背族规人和事的依据;是远离祖地的游子,寻根问祖的线索和物证。陵水子龙公支深切体会到这一点,离开祖地三百多年后不忘根本,牢记血缘,参与修谱,多方寻找,终于正本清源,认祖归宗,实现了宗族的团结和联合,增强了宗亲的凝聚力。
    (二)口传形成文字族谱是解决黎族无族谱的有效办法。子龙公支融合为汉黎文化后,失去了续修族谱的传统,由于年代太久,源流世系没有史料可查。他们通过口传记忆用文字记录在案,形成了本支的谱系。陵水其他黄氏黎族基本也参照这种做法,虽然多数只追记三至五代,内容也达不到编修家谱的基本要素,但毕竟开启了海南黄氏黎族修谱的先河,为今后续修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三)子龙公支的变迁史是研究汉黎文化的有益尝试。海南黎族黄姓的来源大致有两种,一是原住民启用汉族黄姓,一是汉黎通婚照用本姓。子龙公支就是汉族黄姓与黎族女子结婚后,子女随其父姓。一支300多年艰苦曲折的汉民族变迁史,通过编修族谱理顺理清它的来龙去脉,教育子孙后代爱国爱家爱族获得了宝贵的成果。在陵水,还有元代迁琼始祖本中公的隆广镇墓山支,明代迁琼始祖忠信公的本号镇理工支等,都是汉黎结合的支系,通过修谱这条渠道来认知黎族姓氏文化源流,对丰富民族文化是有积极意义的。